水遠的道路

一起相伴雨季


有一天終究會在某個渡口離散,紅塵陌上,我獨自行走,綠蘿拂過衣襟,青雲打濕諾言,思和念可以兩兩相忘,感與情卻可以毫無瓜葛,現在的我,只想尋求一個人陪我浮世清歡,尋找一個人愛的細水長流,如若真的可以,我一定改悲為喜?如若真的可以,那顆跳動的心不會在主動出擊。

曾看過這樣一句話”分手只是因為不合適,分手只是因為下一個更好,“我丟,想不明白,既然不合適,當初為什麼要在一起呢,既然在一起,為什麼又不合適呢;如果下一個會更好,為什麼你在這一段中要選擇路過他人的曾經呢,你為何選擇暫且停留,都說如果一個男人對女人很好,說明在這個女人之前已經有很多女人教過他這一點呢,而他能記住的往往是教會他改變的那個,所以當有男人對你很好時,那他可能是把你當成他的唯一了,所以,每個女孩請記住,善待你身邊的男人。

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不知是在哪里看過這樣一句話”劉若英的一首歌,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慢慢變老“好羡慕啊,有一個這樣的人陪我老去,總比我流連花叢中強多了,最少她能讓我停下腳步,一直以來,我都不喜歡主動,看感情紛紛揚揚的飄落,隨著微風,散落在我身邊任意的角落,我愛的不張揚,情的不狂傲,可如今我變了,如若今後再遇到感情的飛舞,我必定接受一個喜歡我的人靜靜的漫步於無人的街道,看在一場雨中,雨是落在我衣襟,還是飛向大地,我不喜歡打傘,是因為沒有人可以讓我執傘,我想執傘陪一人,慢慢的白頭到老,此生,足矣。

如何堅貞地守護自己的愛情

之後,我發現自己其實根本不懂戀愛。在被放逐之後,頹然地發現生命中關於戀愛的渴望像是被充氣的氫氣球,在被戳破之後,泄露,降落。曾經關系不錯的朋友在道破了那層薄紗之後突然變得尷尬陌生,轉身離去,卻在心底留下了一層陰霾,一絲落寞。收拾心情繼續向前,卻沒有勇氣去擁有那一抹燦爛,原來以為的勇敢只是以為,只能躲在角落裏偷偷欣喜或悲傷,奢望的只是一個招呼一個微笑,再不敢向前。在愛情的長路上,奔走地無助,看不見未來也丟失了記憶,開始得太晚以至於害怕無果卻已蒼老,還有很多的情節未被演繹,還有很多的期許未能實現,尚年輕的靈魂等待被喚醒。

或許戀愛也是一座迷宮呢,千回百轉才會找到正確的出口,看到等待自己的那個人。難免走錯路,碰到錯的人,擦肩之後,相視一笑,繼續旅程。或許我們又太過年輕,害怕錯過每一次,於是便匆忙地付出,卻無奈地收獲了失落和傷害。我們也無需抱怨,愛情的苦甜沒有人可以提前預知,唯有自己親身經曆。

不是有人說,愛情與年齡無關嗎,相信真正的愛情就算我們青春已逝,仍舊,會寵幸我們。戀愛,因戀而愛,因愛而戀,卻不可以因戀愛而戀愛。

愛情是青春篇章裏極為美好的一筆,不要匆匆落筆,希望可以等候那個同自己一起握筆的人攜手寫下青春裏最美的記憶。


我的故鄉,在洛河支流連昌河畔,那清澈見底的河水,岸邊深綠的蘆葦,萬樹叢中若隱若現的紅牆藍瓦,點點鷗鷺,片片花香,田間地頭悠揚的笛聲和脆亮的牧鞭,簡直成了桃源仙境。

炎炎夏日,跟隨大人在淺灘碧灣中戲水,不知不覺間就學會了游泳。上學後,每年暑假,小夥伴們三、五成群,嬉戲在碧波清浪上,什麼大把子、踩假水、摸老鱉(潛水遊戲)、側泳、仰泳、蛙泳等等,極盡其能事,人人都能在水中玩弄多種泳姿。有時,我們用黑黑的泥巴把自己全身塗抹,擺出各種各樣的造型和鬼臉,三、五夥伴在軟軟地稀稀地灘裡“相撲”、廝殺。有時,我們在臨水的沙灘上挖渠,修灘,盡著自己的興趣挖掘自己心中的水利“樞紐”。在這清涼世界,無憂無慮,盡情歡暢,那真是一種莫大的享受,即使常常受到大人們的責駡處罰也不放在心上,河水的誘惑對我們實在太大了。

也難怪我們會那麼留戀戲水,隨便想想看,燠熱的盛夏,祥和的山村,麗日當空,流雲幻彩。遠處山光凝黛,煙溪繡嶺,林木青青。近處水草繁茂,楊柳含煙,秀竹淩風。岸邊水草纖纖且花朵亭亭,凝露含珠而芳馨撲鼻。一河清澈的碧水,陽光照射之下金甲片片,銀鱗點點。風平浪靜之時,水面如同凝固的藍緞一般,帶上了濃稠的質感,讓人覺得那不是液體,有一種可以踏水而行的錯覺,常使人產生融入其中的衝動。青山綠水,銀波碧浪,輕微的和風,吹來陣陣鄉村曠野所特有的清新氣息,彌漫的花香令人昏然欲睡,使人產生悠遊懶散的情懷,難怪我們只想與水親近而不事其它了。

尤其仲夏,上游水庫放水,原先溫柔清澈寧靜如女子的河水,粗暴起來,波濤滾滾,一瀉千里,又為我們提供了絕佳的條件。小夥伴們結伴而行,選擇水流較為平緩處,蹬鞋退衣,“撲通、撲通,”下水餃一般跳進水裡,揮動手臂,奮力擊水,個個若游龍般矯健,迎浪激泳,濺起朵朵浪花,含滿興奮與激情;有時,我們順水漂流,平心靜氣,或仰或臥或側,在浪的起伏中悠哉悠哉!

在鄉里上中學期間,一次回家,適逢連續暴雨之後,山洪暴發,平時溫順的小河,變得暴烈無比。只見濁浪翻滾,水花激射,水聲震天。整個小河就像一條張牙舞爪、跌撲翻滾的狂龍,帶著洶湧的波濤,蜿蜒著,扭曲著,怒吼著激沖奔去。我們到河岸邊時,大水頭剛剛過去,思家心切,我們相約橫渡,因同行的三人水性都不錯,也深諳河底的地勢地形,就把衣褲脫掉,連同鞋子一起綁在脖子上,選准地勢平坦、河面比較寬的地方渡河,對岸同村的伯伯叔叔們看到我們,大聲呼喚,極力拒絕,我們年輕氣盛,照樣下水。因為水比較渾濁,看不清腳下的情況,只好高一腳低一腳的亂踩了。水中夾裹著很多泥漿、石塊、斷枝等雜物,不時打在腿上、身上,好在從小從事農活鍛煉,練就了肉實皮厚的強壯軀體,除了陣陣襲來的痛感之外,倒也沒什麼大礙,就半走半游的涉水而過,有驚無險的到達了對岸。母親和大哥聽說後,已經跌跌撞撞的飛奔到岸邊,滿面是淚,責駡中盡是疼愛。

還又一次,我和幾個要好的夥伴邀好一起到寺溝放牛,因那裡的青草鮮嫩豐茂。那天中午,我們吃過午飯,就早早的趕著自家的牛上路,當時,碧空萬里,太陽火辣辣的炙烤大地,一絲風兒也沒有。我們唱著曲兒趕著牛,涉過淺淺的河水,在河畔還玩了一小會兒。一個夥伴擔心說,下雨了咋辦,其餘的還笑話他,膽小如鼠,“杞人憂天”。把牛趕入寺溝,我們就在一棵大樹上捉迷藏。正盡興時,忽然,狂風大作,飛沙走石,烏雲滾滾,天昏地暗,樹枝搖搖欲斷,我們趕緊下來,分頭尋找各自家的牛,這時,狂風夾雜著玉米粒大的雨點,惡狠狠地砸了下來,我們也顧不了那些啦,奔向溝內……

當好不容易把所有的牛集中到一起,趕到河畔時,我們都淋的水母雞一般,河裡的水也漲滿了河堤,看著巨浪滔天的河水,我們面面相覷,天色也在慢慢地暗了下來。有人說牛會鳧水,提議拉著牛的尾巴渡河,我以前聽大人們說過,但叫我真的來做,我還是不敢,幾個年歲長的,把牛趕到河水最寬的地方,各自把牛尾巴的毛挽了一個圈,緊緊的握在手裡,一隻手用棍棒趕牛,牛在水邊猶豫幾下,看沒有辦法,只好下水,可還真的一個個過去了。最後,論到我了,我心中忐忑不安,十分害怕,但看看大夥,也就壯壯膽,下河了。走到河的正中間,一個巨浪撲來,把我和牛一塊打入水中,幸好手抓的緊,刮了七八米遠才上岸,現在想想還十分後怕。

長大後每每讀到“萬里長江橫渡,極目楚天舒。不管風吹浪打,勝似閒庭信步”的句子時,恍如自己又回到故鄉的那條河邊,回到童年。



啪噠啪噠滴穿了我的心室

清明雨上,是我為你守候的天堂雨嗎?;

曾經相識在雨中。同樣在雨裏,你走的太匆忙沒來得急帶走那把紅雨傘,那把小小的紅雨傘,它單薄的承載不了我憂傷而明媚的太陽雨。

“遙遠的過去,依然很美麗,如今那把紅雨傘在孤單角落裏…美好的回憶永遠伴隨著那把紅雨傘…”。;

雨打濕眼眶,今生撐傘只為你,年年折菊寄雨念,盼歸堂。最怕不覺淚已拆兩行,我在人間彷徨,尋不到你的天堂!東邊日出西邊雨,恨不能遺忘,又是清明雨上。遠方有竹笛,愀然空靈,聲聲催雨天,涓涓心事說於誰?月影憧憧,煙火幾重,燭花紅。

深藍幽夢,驚醒雨中一點紅。;

看見我為你撐起的紅雨傘嗎?每逢想你時,我會在晴天,在傘下,等待如雨絲般柔柔的情,等你牽我的手慢步小雨中……

經年後,不相信愛情,卻相信在靈魂深處會有一個人陪我一起守候奇跡……

清明雨上,漸漸模糊了你的身影,一如那遺落的紅雨傘,密密雨絲也擋不住的哀傷……;

天堂藍,紅紙傘,只有在雨中,客舟聽雨禪,一片幹淨的世界。